快捷搜索:  as

用青春守望北疆林海(青春派·青春奋进新时代③)

代勇昌在瞭望塔上观测。人民日报记者 易舒冉摄

2018年6月4日,黑龙江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地区森林消防支队指战员正在扑救内蒙古大兴安岭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火灾。屈先磊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当祖国需要木材时,大兴安岭的年轻人义无反顾,用如火的青春融化了高寒禁区的坚冰;当祖国渴盼绿水青山时,又有一群年轻人甘于寂寞、不畏艰险,守牢北疆绿色生态屏障

上世纪60年代,数以万计的青年来到大兴安岭。他们无惧牺牲,在滴水成冰、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铺设铁轨、开发建设,让木材一路向南,奔赴祖国各地。

当祖国需要木材时,大兴安岭的年轻人义无反顾,用如火的青春融化了高寒禁区的坚冰;当祖国渴盼绿水青山时,又有一群年轻人甘于寂寞、不畏艰险,守牢北疆绿色生态屏障。

“我们是大森林的眼睛,要守护它的安宁”

如果说大兴安岭是高寒禁区,那么防火瞭望塔不啻禁区中的“无人区”。

从大兴安岭地区首府加格达奇区驱车出发,先走110公里公路,再经过一段30多公里崎岖的小路,一路颠簸伴随着手机信号消失,两个多小时后,就到了加格达奇林业局最偏远的防火瞭望塔“塔16”。80后代勇昌是这里的瞭望员。

“小代正在上头呢!”指着24米高的塔,代勇昌的搭档王文玖说。

塔上有一个十分促狭的瞭望屋。身高1.9米、健壮魁梧的代勇昌已在这里工作了近8年。2005年,代勇昌大学毕业后卖过保险、干过电厂工人,也曾南下追梦……兜兜转转,2011年他回到大兴安岭,成了一名瞭望员。

“我们是大森林的眼睛,要守护它的安宁!”代勇昌谈起工作满是自豪。他的瞭望范围有8万公顷,秋防时塔上24小时不能离人。“我们要第一时间准确报告火点位置,为扑火赢得宝贵时间。”

重任在肩,工作无疑是艰苦的。一年里,代勇昌有半年多要站在塔上,往往一站就是大半天。“才9月,风已经刮得人脸生疼。赶上风大时,厚棉袄再套上军大衣,还是会被刮透。”经年累月,代勇昌落下了严重的风湿病和关节炎。

塔上艰辛,塔下也是如此。“过去连火墙火炕都没有,更别提电了。这几年局里为我们改建了房子,条件在慢慢改善。”代勇昌指着屋外的菜地说,“我们自己种点菜,米面油肉水都得靠外面送来。”如果大雪封山给养车进不来,只能将就着用雪化水。

最熬人的,还是看不见的孤独。没有网、没有电视,只有静默的群山和林海。“刚来的时候有过失落,但打心底里还是热爱这绿色的北疆。虽然孤独,但有意义。”近8年来,代勇昌把瞭望范围内的沟沟岔岔看了个明明白白,第一时间就能准确定位火点。这些年,他的责任区里没发生过一起火灾。

“森林火场上,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到底会发生什么”

大兴安岭群峰逶迤、千山一碧,及至深秋又层林尽染,是无数人向往的远方。而在一群特殊的年轻人眼里,无论林海多么壮美,它们统统只有一个名字——“可燃物”。

大子杨山是黑龙江省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地区支队一大队的驻防点。秋防拉开序幕,200多名消防员严阵以待。1991年出生的大兴安岭人孙继强,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自小羡慕父亲身上的橄榄绿,他2016年军校毕业后回到家乡,成了一名森林消防员。

大兴安岭有无边林海,但同时也是中国最容易发生森林火灾的地方之一。为了守护北疆绿色生态屏障,1700多名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最美逆行者”们在这里奉献着青春。

2018年6月,内蒙古大兴安岭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生森林火灾,大火很快烧到了黑龙江呼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接到命令,孙继强和战友们立刻摩托化机动400多公里奔赴前线。与此同时,一架直升机也载着油锯手直奔火线周边开辟机降点——森林扑火时常面临无路可走的境地,必须依靠直升机运送消防员。

当孙继强和战友们到达机降点时,隔着一个山涧便是凶猛的火线。黄烟漫天,空气里弥漫着呛人气味。油锯手慢慢掘进,清除眼前茂密低矮的偃松。孙继强说,地图上标记直线3公里的路,愣是行进了快2个小时。

而此刻,死神正在逼近。“当我们从山谷往上爬时,突然听到先头队伍在对讲机里不断重复,‘油锯手,赶快开辟紧急避险区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